平雁莎

【七夕霜雪cp一张】这张画其实是画毁了来着……水渍太重把原来画好的梅花全染花了……然而我还是凭借着顽强的毅力把清冷色系硬生生的变成了上半暖色下半冷色背景[em]e328514[/em]肉色调节开始有问题,脸画的跟螃蟹似的[em]e328514[/em]好在后来涂了一层淡色改过来了……好啦,祝我们的第一大官配节日快乐[em]e257378[/em]

一剑霜雪寂寒宵

楔子(一)一剑飞雪
【楔子】
(一)一剑飞雪
雁门关,飞雪连天。
衰草遍地,寒风凛冽,拂动枯枝上那片垂死挣扎的黄叶。
雁门,孤鸿不度。坟茔一般的所在,似乎连白虹,都吝惜将暖意给予这片苦寒之地。
十里长亭,却有两个人。
任叶桐,韩奇。
两个人,两柄剑。
一场决斗。
生,或死。
没有第三条路。
朔风又起,任叶桐水墨般的发丝随风飘摇。
韩奇看着他,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你还是来了。”
任叶桐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
”换作是你,你也一定会来的。”
韩奇唇角的笑意更浓:”你不是个君子,却着实是个好父亲。”
任叶桐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随你怎么说吧。”
韩奇微微一颔首:”十年了,你倒是学乖了许多。”
任叶桐谈了口气:”任何棱角,都会磨平的。”
十年,足以将任何突兀的棱角消磨殆尽。
十年,也足以将一块生铁铸成精钢利刃!
韩奇很清楚这点。
手中的剑缓缓出鞘。
寒光一闪。
枝梢的枯叶,骤然零落,随风消逝的无影无踪。
剑锋映射着昏黄的日光,鬼魅般咄咄逼人。
韩奇的剑指向了任叶桐。
”亮你的剑。”
任叶桐没有动,甚至没有蹙一下眉。
他清楚这一剑的力量。所以他没有像十年前一样,狠狠地盯着对手,当空一剑。
十年,足以让人学会很多了。
记忆会渐渐模糊,但或许总会有一件事,让你在茫然的时候拿出来想一想。
那一年,也是满天飞雪,任叶桐安静地跪在师父的面前,冷风吹拂着他额间的碎发,簌簌而下的雪影下,他的眸子是那样的清澈。
那时的他还年轻,很年轻,带着几分高傲与冷毅,眉宇之间却有着未脱的稚气。似一块璞玉,未经雕琢,至真至纯。
师父轻抚着琴弦,略显苍老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像,像极了……当年你的父亲,便是这般的傲气,一模一样。”
任叶桐的眉峰微微蹙了起来,澄澈的眼中,骤然闪出了一念杀气。
对于父亲,他没有任何记忆。
任叶桐只知道,他尚在襁褓之时,父母便被奸人所害。是师父,将他抚养成人,传授绝世武功。
父亲留给他的,只有一段文字。
简简单单的文字。
而他,却靠着这段文字,成为了天下无双的绝顶高手!
那段文字,是一套口诀。
归云剑道的绝学——七剑飞雪。
他的父亲,便是归云剑道掌门,任长风。武林苍云四杰之首。
武林的神话,却死得不清不楚。
师父说过,能杀死父亲的人,天底下只有一个,那就是魔教第一杀手。
这个绰号,深深烙在任叶桐心里。
他发誓,练成七剑飞雪之日,便是为父报仇之时。
临行那一日,师父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留了一句话:
”羽翼未丰之时,切莫招惹君子,也不要标新立异。”
任叶桐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当年还是太过年轻。
师父的话,铭记于心,却只字不解。
于是,惹了一身的娄子。
先是得罪了中原元老,又挫败了武林盟主,而后羞辱了潇湘十一剑。
最匪夷所思的是,扬言要为父报仇的任叶桐,却娶了魔教的女子。
”羽翼未丰之时,切莫招惹君子,也不要标新立异。”
他恰好每一条都没做到。
于是,发生了今天这一切。
韩奇的剑已在手。
任叶桐的手缓缓搭在剑柄上,眼中尽是苍凉之意。
”我若赢了,便放了我女儿。”
韩奇微然一笑:”你若赢了,整个江湖,都是你的。”
任叶桐的眸子黯淡了下去。
剑锋出鞘。
他已经没有选择!
除了出剑,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
一切,只在这一剑。
一剑飞雪。

【平雁莎手工坊】(一)《一剑霜雪寂寒宵》湘姬同款

【阁夜】多情剑客的水粉彩绘。尝试了幽兰的色调,渲染雪夜的气氛